願我至死未悔改

六點。灰蟬咻地驚起,掠起積沉了十七年的塵埃向前飞去,點燃滿城的燈火,焚燒我於此的最後一個夏天。

還是要離別了。雖然我很討厭這樣的場景,可是它還是真真切切地到來了,不可抗力的,無可抗拒的。自2000.12.14日起到2017.10.01日,我的故城啊,與我揮手告別了。

你於我是何等地熟稔,日日夜夜,我與你靈肉交纏。我熟悉你每一寸泥土的氣息,瞭解你園內所有软枝黄蝉的位置,計算地出雨滴從屋簷落下的秒數,我甚至知道屋後的竹淋沐一場春雨能長23公分,一只蝴蝶從華清橋飛到生物園要用79秒,我知道你於今日的歲數是9185天。 活在你的懷抱裏,我俯仰四季,品察日月流光,體味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天地山川在你麾下,供我作枕,紡織娘蟋蝗在你園中,為我織夢。

可夢裡擁有再美的情節,我們還是要分別了。

我极度痛恨十歲時說的要搬離的幼稚的話語。

現今我看著門口的發財樹鬱鬱蔥蔥,盤虯臥龍,一葉葉地結著似是共渡的果實,而它的底根破敗虯結,暗示着既定的事实。我們誰也不能陪谁走完各自的生命了。

在華僑裏我的影子被拓印成像,伫立在門口,守著十七年,歲月的豐碑。

我還是走了。盛夏裏從葉隙中灑落的光束把我洞穿,我的心肺千瘡百孔,我的足血跡斑斑,可時間的洪流還是不留情地把我沖走,沒有留念品。

盛夏已燃盡,蟬亦被焚身。埋在我十七年的灰埃里,很久才傳來一聲地底的喘息。


“But I will always miss u,like a darling”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 )

© 行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