願我至死未悔改

晓梦迷

林乔夏:



昨日哥哥诞辰,网络一片怀念之声,


说起来我也不算哥哥的粉丝,


认识度不过是那些泛泛事迹,几部电影,几首歌曲。


在现在大多数人眼里,或是说我们这些人眼里,


张国荣,


本身即是一座丰碑。


世上若有男子可担得起“风情”二字,


自是哥哥无疑。


 




恰好昨日因事务和喜欢的青年有几句交谈,甚欢喜。


实际近来遭遇不佳,


喜悦烦恼并不中和,反倒徒添了。


 




因此当晚梦境陆离,


正是万事隐喻。


落后隐秘的小城镇,潮热多雨的夏天,青苔攀附的矮楼,


我抬头打量周遭时,内心里竟是“我怎么活到这个地步?”的不甘,


面上倒是一派淡然。


似乎是被某种不可抵抗的力量围困在这种生活中,


我的躯体还是13岁的阶段,永远目光躲闪,


黑长发因为汗水一直黏在脸上背上,


梦中的哥哥,是我的邻居。


沉默而温柔,


装束是《春光乍泄》里的何宝荣,


面容是《东邪西毒》里的欧阳锋,


气度却是真实的,张国荣的。


我坐在他的木头门槛上,


无言的漫长午后。


 




醒来情绪脆弱,


觉得于人于世,


谁不是一场大梦呢?


 



评论
热度 ( 12 )
  1. 行止林乔夏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楣篤林乔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行止 | Powered by LOFTER